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
2021胡润富豪榜发布 养猪近30年的他成为中国第


发布日期:2021-04-09 13:14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3月2日,胡润研究院发布《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》,农夫山泉钟睒睒依然是中国首富,并成为第一位进入全球前十富豪榜的中国企业家(排名第7)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份榜单中还有一个很明显的“新气象”:顶级富豪榜不再被互联网和地产业大佬霸占, 传统实业领域涌现出了不少黑马。卖水的农夫山泉钟睒睒成首富,养猪的牧原股份秦英林夫妇挤进前十(排名第8),打酱油的海天味业庞康也排到了第14名。

  最有意思的要数秦英林了。秦英林是个一门心思养猪的“偏执狂”,创业养猪近30年的他曾被亲切地称为“学士猪倌”。但就是最不起眼的养猪生意让他“飞了起来”。牧原股份已发展成国内最大的生猪规模化养殖企业,而秦英林也成了河南首富、中国顶级富豪。根据《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》,秦英林夫妇的财富录得2650亿元。

  1965年4月,秦英林出生在河南省南阳市内乡县的一个农民家庭。因为家里贫困,高中时秦英林建议父亲去养猪。那是1982年冬天,父亲冒着严寒挖了一个多月莲藕,终于凑了800块钱,买回来20头猪仔并建起了猪舍。但由于发生了疫情,20只小猪病死了19只。这对父亲打击很大,秦英林也非常愧疚。他开始“到处都注意养猪知识,甚至报纸上的小广告都不会放过”,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养猪致富。

  1985年,已上高三的秦英林因成绩优异,被学校提前保送到河南大学。但他放弃保送,要考农业大学学养猪。他报志愿时填了4所农业大学,最终被河南农业大学畜牧专业录取。放弃保送上农业大学,父亲不理解,村民还嘲笑:农民还考农业大学,那不等于没有读?但秦英林不理会,他如饥似渴学习养猪知识,经常泡图书馆看养猪专业书,连国外的养猪杂志也不放过。这为日后养猪打下了基础。

  1989年,大学毕业的秦英林被分配到南阳一家国营食品公司上班。巧的是,秦英林的女朋友是高中同窗,读的也是畜牧专业,两人1990年成了家。端上“铁饭碗”的秦英林心里想的还是养猪。1992年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满大地,夫妇俩在“下海”热潮中终于不淡定了,一起辞职回乡创业养猪。那时他们手里只有262元钱,建一座大型养猪场起码需要几十万。秦英林想尽办法也只借到了3万多块钱,猪场还没建到一半钱就用光了。为了省钱,打井、架电线日是秦英林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,他的养猪场在这天迎来了第一批猪苗,虽然只有22头。

  没钱请专家指导,秦英林就自己观察琢磨,总结养猪经验,创业初期他几乎每天与猪生活在一起。等到1995年,他的养猪场已有上千只猪,但这年春天却碰上了疫情。短短3天时间就死了25头猪仔。秦英林打电话到南阳农业学校、郑州畜牧专科学校、河南农业大学、河南农科院咨询都没结果,就在他快绝望的时候母校打来电话,说猪仔得的是“伪狂犬”病。当时生产伪狂犬病疫苗的企业远在哈尔滨,没有高铁没有快递,空运成本又太高,秦英林直接向省畜牧局求救,2天后他拿到疫苗,解决了这次危机。“这是知识的胜利。”秦英林说。

  此后,秦英林的养猪生意越做越大。2000年7月13日,他成立了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,正式将养猪进行公司化运营。2014年1月28日,牧原股份成功在深圳中小企业板上市。

  “伪狂犬”病事件后,知识的力量被秦英林深刻地记在心里。他持续到国内外的大型养殖场、技术报告厅、实验室等学习,并且总是随身带一台摄像机把学习过程全程录制下来,回来放给员工学习。就这样,团队攻克了一道道国内养殖技术难题。

  在育种上,秦英林从美国和丹麦大批引进种猪,根据中国市场需求研究育种。在喂养上,他坚持自家主导研发生产符合营养需求的饲料。在疫病控制上,他聘请国外专家团队,建立了以10多所高校和科研院所为依托的国内攻关协作团队,为疫病防控提供技术管理,增强风险抵抗能力的同时保证了猪肉安全。

  特别要说的猪舍。作为养猪的载体,猪舍设计需要兼顾多方面的指标,非常精细、非常复杂,且随着单场养殖规模的提升,整个系统的复杂性也将指数级上升。早在创业之初,秦英林就设计出双曲砖拱结构猪舍。如今,牧原的猪舍已经更新到第12代,且“每新建一个猪舍,都有新的技术得以应用和提升”,单是相关专利都有百余项。“我们有专业团队专门设计猪舍,设计猪舍像设计汽车一样”,秦英林说。据悉,牧原猪舍里有空气过滤系统,前端过滤是防疫病,后端过滤是除臭、分解大分子物质,把臭气控制在几米范围内。牧原股份的猪舍有多干净呢,有员工透露:“养殖操作人员进入猪场前还需隔离14天,避免带入病原病菌。”

  “很多人觉得养猪很简单,是技术低下、产业落后的代名词,其实并不是这样。”秦英林说,现在养猪行业已经成为融合多门学科的高科技行业,包括生命科学基因选择、猪舍设计、疫病防控、营养配方、生产管理、环保、信息化甚至智能化的应用等,门槛很高,没有技术创新难以为继。因为秦英林非常重视技术和创新在养猪产业中的价值,牧原股份也形成了这样的制度和文化氛围,公司成立了创新研发奖励基金重金奖励创新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秦英林把环保视为企业的生命。早在1998年,他就把环保工作列入公司重大日程。他主动去找处理猪粪的环保做法。“找不到这方面的专家,好多人都说,没人讨论这个话题,我是无病呻吟。”后来,他们利用厌氧发酵专利技术,对干湿分离的猪粪尿进行集中处理,既实现了零排放还能种养结合、循环生产,方便企业所在地发展有机农业、减少化肥投入。国家畜牧协会称牧原股份“实现了环保最佳目标”,是“可供养殖企业复制推广”的经验。秦英林说,脑子中有更高的标准,就会有更多的行动,行动之后就会有结果。

  通过多年的努力和积累,牧原实现了产品批次的可控、可追溯,而且在从原材料、饲料、喂养到屠宰、运输、销售的每一个环节都保证了产品的绿色、安全,“牧原猪”已成为国内的知名品牌。

  这帮助牧原成功跨越了猪周期。如秦英林所言,“每一次猪周期波动都是行业的一次升级。周期低谷和疫情会让弱势企业和农户彻底退出,但对优势企业来说是盈利和发展的机会。”牧原就是这样的“优势企业”。

  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,目前中国有2600万左右的养猪场户,99%是年出栏500头以下的中小场户。这些中小养殖户在环保新政和非洲猪瘟的冲击下遭受重创。养殖业带来的粪便污染一直饱受诟病。2014年和2015年,《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》与新《环境保护法》相继出台,那些没有能力安装排污设备、不符合环保政策的中小规模畜禽养殖场被迫退出市场。紧接着,2018年,非洲猪瘟传入我国,这对生猪养殖企业防疫管理和技术能力提出了挑战,那些能力欠缺的小型养殖户成了受害者。此外,疫情爆发后,农业农村部出台了部分地区禁止跨省调运、全面禁止泔水养猪、禁用猪血红蛋白粉等一系列防控措施,导致养殖成本再次急速攀升,中小养殖户苦不堪言,就连多家养殖上市公司都“预警”新政和疫情对生猪养殖的影响。

  但牧原是个例外。在环保新政和非洲猪瘟面前,牧原显得淡定无比。公司在2019年报中写道,“公司实现农牧结合,零污染排放,不扰民”,“在公司生产经营历史上,从未发生过对公司造成重大损失的疫情。”

  这让牧原在这次超级猪周期中成为最大的赢家。随着供需矛盾爆发,猪肉价格自2019年来急速攀升。根据芝华数据、申万宏源等机构的测算,2019年全国生猪缺口或在1亿头以上。2019年生猪销售价格同比上涨46.57%,猪肉成了“奢侈品”。牧原股价随之大涨,秦英林一举成为河南首富,在中国富豪榜上的排名也接连上升。

  看到养猪行业的暴利,这几年互联网巨头和房地产商都进来了,比如阿里巴巴、京东、万科、万达等。但如秦英林所言,养猪是门技术活,岂是人人都干得了的。“一听说养猪利润高,很多老总找我说要养猪,怎么劝都劝不住。过了两三年,不说话了,咬着牙把猪场卖掉,多少钱都卖掉。他们根本养不好。”秦英林在2019年12月的一场行业论坛上如是说。对于这几年的养猪风口,秦英林保持淡定,他说:“我们是抓机会,还是做事业?抓机会是内部价值,为的是内部利润。做事业,看重的则是外部价值,要看对公司以外的消费者和社会的价值。”

  所谓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在一个平淡无奇的细分领域里做到第一,那也是件了不起的事情。“我们的养猪设备是国内一流的,养猪技术是成熟的,养猪团队是过硬的,我不养猪,我做什么?”秦英林喜欢养猪,擅长养猪,专注养猪,他的目标是把牧原做成世界一流的养猪企业。

必定赢体育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