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
2021年中国肉牛行情走势分析


发布日期:2021-02-04 01:23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本文为作者张春雷在“第十五届(2020)中国牛业发展大会”的演讲报告内容,作者拥有17年的中国肉牛行业实践经历,见证了中国肉牛产业的发展与变革过程,2017~2020年连续4年提前准确分析预判了“中国肉牛行情”的整体走势;2020年历经近半年的时间,对全国多个省份及养牛集中区进行实践调研,根据实际调研信息并结合“东南亚走私活牛入境状况”进行综合汇总分析——形成了《2021年中国肉牛行情走势分析》报告(其中包含2020年后市分析);根据当前“中国肉牛行情走势”以及“行业的现实局面”进行汇总分析,提前对2021年度可能发生的大概率走向进行分析预测,仅供参考借鉴,以利于经营者提前适度调整经营思维,有效规避风险。

  2020年初,受“新冠肺炎”疫情突然爆发的影响,导致全国多地对“犊牛与架子牛”的补栏进程严重受阻,出现了长达一个季度的全国多地补栏断档期——必将传导“2020年第四季度至2021年春节前”出现“国产育肥牛源”的断档期。

  2020年3月末全国“新冠肺炎”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后,全国各地开始集中进行“犊牛与架子牛”的补栏——导致“犊牛与架子牛”的市场价格持续上涨,2020年7月份,受“育肥牛出栏价格”连续上涨“再创历史新高”的影响,育肥饲养环节对“犊牛与架子牛”的补栏意愿强烈,传导中国市场上所有类别的牛源价格均创造了历史最高纪录,中国肉牛养殖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都进入了狂热状态,无限追涨情绪加剧,每一个环节都在疯狂抢购牛源,甚至很多“外行投资者”是抱着“投机心理”在盲目的疯狂抢购,而且原有的经营者之中也开始出现了众多“不断扩大存栏规模”的扩建现象,全国各地都在疯狂补栏,“群体性的集中疯狂抢购”导致“犊牛与架子牛”以及“繁育母牛”的价格产生了泡沫。

  随着近几年来“肉牛产业扶贫项目”遍地开花,连续5年对“繁育母牛”的疯狂抢购以及“2019年~2020年育肥牛价格的大幅度上涨”传导“犊牛与架子牛的价格”大幅度跟进上涨——激发了“繁育母牛”的养殖热潮,双重因素造成“繁育母牛的价格”已经超越它本身的价值啦!2020年“繁育母牛”出现了明显的价格泡沫,待育肥牛出栏价格“应声回落”以及“肉牛产业扶贫项目”接近尾声,必然会有大批量的“中低等级繁育母牛”重回“以肉计价”的市场状态,大批量流向育肥屠宰环节。

  近期“所有类别的牛源价格”均已出现上涨乏力的迹象,育肥饲养环节对“犊牛与架子牛”的抢购补栏“高峰期”已经过去,犊牛、架子牛、育肥牛以及繁育母牛的价格——均出现小幅回落,目前已经进入“峰值博弈”状态!肉牛行情的“峰值博弈阶段”是市场高位博弈传导行情出现小幅度的震荡波动,“峰值博弈阶段”的行情震荡幅度一般不会超过5%!

  2020年由于“国产育肥牛”产能下降,以及“东南亚走私活牛”入境数量骤降,两大因素合力导致育肥牛源“严重短缺”造成了育肥牛出栏价格的过度冲高,多重因素的“叠加作用”导致2020年中国肉牛行情全线上涨;由于目前育肥牛出栏价格基数过高,已经出现“抑制消费”的迹象。

  虽然“进口冷冻牛肉均价”仅为“国产鲜牛肉均价”的60%左右,但是“进口冷冻牛肉”却根本无法取代“国产鲜牛肉”在中国消费市场的稳定地位;近10年来,中国的“国产育肥牛”主要供应途径为“国内鲜牛肉消费市场”部分——而且还有所不足,近年来中国的“鲜牛肉消费市场”实际上是建立在“以国产育肥牛供应为主”再加上“东南亚走私活牛”入境补充为辅的基础之上,才勉强维持“供需平衡”的状态;目前在中国消费市场上流通的“冷冻牛肉产品”95%以上都是外国货源,进口冷冻牛肉一直都存在,对“国产育肥牛价格”的冲击力极为有限,二者之间的市场行情经常呈现出“涨跌互现”的相反走势。

  2020年的“走私活牛入境数量”已经降至历史低位——预计仅为常规年份的15%~20%,再加之随着中国传统消费旺季的到来,中国消费市场对“鲜牛肉”的刚性需求依然强劲,预计“育肥牛出栏价格”在未来两个月将迎来新一轮的上涨潮,下一轮育肥牛出栏价格的上涨幅度预计不会超过5%,而且下一轮“育肥牛出栏价格上涨”并不会带动“犊牛、架子牛”以及繁育母牛的市场价格跟进上涨,根据2019年第四季度以及2020年第一季度的补栏状况分析“育肥牛源断档期”预计将出现在2020年12月份至2021年春节前,“育肥牛源断档期”可出栏育肥牛数量相对偏低,对“犊牛与架子牛”的补栏需求不高,而且每一年的9~12月份,几乎都是北方牧区与农牧交错带“放牧牛源”集中出售的季节,所以在2020年剩下的时间里,“犊牛与架子牛”以及繁育母牛的价格——几乎不存在上涨的可能性,在市场激烈博弈的过程中,甚至将阶段性出现与“育肥牛出栏价格”相反的走势;因为“犊牛与架子牛”以及繁育母牛的行情——已经过度虚高啦!即将进入挤泡沫的传导过渡期!预计在2021年春节过后“育肥牛出栏价格”将开始出现明显回落,不排除在2021年春节前出现临界点——开始出现育肥牛出栏价格回落的迹象,也就是“市场博弈”的过渡衔接期。

  2020年3月份过后,全国各地都进入了“疯狂抢购牛源”模式,被高价疯狂抢购的“犊牛与架子牛”在育肥饲养环节蓄积生长,地大物博的中国大地上——多个省份都蓄积了“走在育肥生长道路上”的牛源,2020年“育肥饲养环节”已经为2021年储备了充足的可屠宰牛源,必将在2021年集中涌向市场——蓄积的牛源“主流释放季”预计在2021年的2~7月份,正式进入育肥牛源的供应过剩阶段;而且每一年春节过后几乎都是一年当中的消费低谷期,预计到2021年的2~4月份,本轮“国产育肥牛源的断档期”将彻底结束,同时又与传统消费淡季重叠,二者叠加必然出现价格下跌,所以2021年春节过后“育肥牛出栏价格”一定会出现连续回落。

  2021年中国“育肥牛产能”一定是比2020年有大幅度提高的——预计是2020年的1.5倍以上;2021年全年都将处于“育肥牛源”供应充足状态,地大物博的中国,在民间育肥饲养环节快速集中蓄积的“海量牛源”远比“东南亚走私活牛”的年度入境总量要高出数倍,中国民间的蓄积力量是非常惊人的,所以“决定2021年中国肉牛行情走势的主要因素”已经不再是走私与进口啦!而是由内部因素决定的,无论2021年度“走私与进口”入境数量的多与少——都不可能改变2021年度的大方向走势。

  2020年是多重“特殊因素”叠加到一起的特殊年份,这样的“过度高行情”是不正常的,无论是“育肥牛出栏价格”还是“国产鲜牛肉的销售价格”都不可能是无限上涨的;随着2021年春节过后“育肥牛出栏价格”开始出现连续回落,必将诱发大面积的恐慌性抛售潮——育肥牛出栏价格极有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出现下跌幅度达10%~15%的状况,瞬间砸出一个价格低谷期;由于2021年“国产育肥牛”供应能力较强,中国消费市场全年都不会缺育肥牛,当“育肥牛出栏价格”在短时间内出现连续回落,就会形成“看似断崖式下跌”的景象,进而导致群体性的“恐慌性抛售潮”出现,而且2021年的群体性“恐慌性抛售潮”预计至少将出现2~3轮,当育肥牛出栏价格出现“连续下跌”一定会诱发连锁反应,传导“所有类别的牛源价格”跟随全线年的“育肥牛年度平均出栏价格”将整体下跌10%~15%,同时将传导“犊牛与架子牛”以及繁育母牛的“年度平均价格”整体下跌20%以上,预计2021年度的“中国肉牛行情”整体将与2019年不相上下。

  当行情出现连续回落,买方对“牛源品质”的要求就会不断提高,低品质牛源的“降价幅度”一定会比高品质牛源更大,育肥饲养环节的经营者们在经历了2020年的占据“主动权”地位之后,到2021年将会出现“主动权”的反转,屠宰环节将占据“绝对主动权”也必将连续报复性压价,2021年中国肉牛屠宰行业将迎来短暂的春天,买牛难问题将暂时得到缓解,但是屠宰环节如此“安逸的日子”也仅仅能够维持1年左右的时间。

  2021年育肥牛出栏后的“补栏率”一定会大幅度下降,育肥饲养环节对“犊牛与架子牛”的抢购热潮开始消退,无限追涨情绪消失,不再疯狂抢购,“犊牛与架子牛”的市场价格开始逐步回落——繁育母牛的价格也必将跟随下跌,恢复到理性的交易状态,本轮博弈的平衡点就此产生。

  由于在2019年12月份出现的“全国性过度抛售潮”造成了“国产育肥牛源”的提前过度透支——导致2020年上半年可出栏育肥牛数量不多;同时在“育肥牛出栏价格”处于持续下降状态的2019年12月份,众多育肥经营者持观望态度——对“犊牛与架子牛”的补栏意愿不强,以及2020年1月份“新冠肺炎”疫情的突然爆发——造成2020年第一季度全国多地补栏进程严重受阻,传导2020年第四季度进入“国产育肥牛源的断档期”全国可出栏育肥牛数量锐减,上述因素共同造成——2020年成为进入21世纪以来“中国育肥牛出栏量”最低的一年。

  如果不是“新冠肺炎”疫情的“突然爆发”打乱了正常的生产秩序,2020年的“中国育肥牛行情”就不会过度冲高;2020年中国肉牛行情的“异常火爆”具有历史特殊性——是由“多重因素”的“叠加作用”共同形成的,“新冠肺炎”疫情爆发期间——畜禽养殖业的“恐慌性清栏”与“饲料短缺性清栏”造成中国畜牧业产能恢复进程严重受阻、国内育肥牛产能下降、东南亚走私活牛入境数量骤降,2020年的中国畜牧业是“肉源趋紧”与“育肥牛源趋紧”共同存在的状态;归根结底,导致2020年中国肉牛行情“持续火爆”的根源——就是“新冠肺炎”疫情的突然爆发,事实证明,中国在“新冠肺炎”疫情方面的“防控体系”以及“防控效率”世界第一,2021年“中国畜牧业产能”整体会得到有效的恢复,“肉源趋紧”的局面也将得到有效缓解。

  养殖业的行情并不是由“生产成本”单纯决定的,而是由市场供需状况决定的,中国是自由的市场经济模式,产品的“行情走势”完全由市场供需状况决定——取决于市场自由博弈的结果,只要出现“供应趋紧”价格就会上涨,相反——只要出现“供应过剩”价格就一定会下跌;在“供应过剩”的状态下,“市场行情”与“生产成本”毫无关系,2021年中国肉牛行情“全线下跌”已经不可避免。

  2021年“中国肉牛行情的全线年育肥饲养环节的“过度集中补栏”造成“牛源过度集中蓄积”进而导致2021年出现“临时性供应过剩”造成的;实际牛源趋紧的本质并没有发生改变;2021年也必将成为中国肉牛产业历史上“牛源过度透支”比较严重的一年,育肥饲养环节在“犊牛与架子牛”的补栏方面,呈现出“过度拔苗助长”式的疯狂抢购状态,再加上“东南亚走私活牛”入境数量骤降,导致对“国产育肥牛源”的依赖程度过高,过度消耗国内牛源,包括“育肥牛价格居高不下”造成“繁育母牛”高比例流向育肥屠宰环节,导致“后续产能”加剧下降。

  虽然2021年“中国的育肥牛出栏量”会相对上升,但是这个局面是通过国产牛源的“过度透支”才实现的,由于“育肥牛出栏价格”连年上涨,育肥饲养环节的利润连续处于较高水平,育肥饲养环节的“过度疯狂抢购”导致入栏牛的“体重与月龄”越来越小,中国肉牛产业进入了以“犊牛育肥”为主流的时代,入栏牛源的“年龄阶段”不断前移,造成了国产牛源的过度透支,中国肉牛产业链上原有的“架子牛缓冲区”渐渐消失,从以前的“犊牛~架子牛~育肥牛”模式——演变为现在的“犊牛~育肥牛”模式,传统架子牛在“育肥饲养环节”牛源采购中的占比——由15年前的60%以上,下降到了现在的20%以下,这一格局在“中国肉牛产业历史上”将成为永不可逆的回忆。

  2020年生猪价格“持续居高不下”对肉牛价格形成了一定的支撑作用,但是当生猪价格暴跌的时候,肉牛价格却不会出现暴跌,只是会相对减缓肉牛价格上涨的动力,“生猪紧缺”对肉牛价格的“助推作用”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,由于物种间过于悬殊的“生产繁育系数”差异,决定了“中国肉牛行情”不可能出现“生猪与肉鸡行情”那样的颠覆性暴跌!

  “猪肉”与“牛肉”之间是存在“消费层次”差异的,当猪肉价格出现大幅度下跌,牛肉替代效应消失,回归到常规的牛肉消费状态,传统的“牛肉消费群体”并不会因为“猪肉价格的暴跌”而放弃牛肉消费;二者之间的“价格差距”不可能成为“颠覆消费结构”的决定性因素,即使有一天生猪出栏价格“回归至个位数”也不具备给“肉牛出栏价格”造成毁灭性打击的能力。

  与生猪和肉鸡行情“动辄30%~50%的暴跌幅度”相比,肉牛行情出现10%~15%的“适度回调”根本就算不上是暴跌,即使中国肉牛行情“全线%”也依然是高位,中国肉牛行情的“长期价格曲线”依然是居高不下的,没有必要因为市场行情的“自发性回调”而过度恐慌,本轮变革过后牛源依然趋紧,而且牛源趋紧的局面必将逐渐趋于全球化。

  “2020年与2021年”是中国肉牛产业历史上两个不同方向的极端年份——从“极度短缺”到“过度集中蓄积导致爆发式供应”的巨大反差;2021年的“中国育肥牛产能”预计将成为“过去5年与未来5年”的最高水平。

  在行业的变革大潮中投资者要理性面对,没有变革就不会有新的机遇,中国肉牛产业不断的变革与升级,对于经营者的“专业性”与“综合能力”要求不断提高,中国肉牛产业将进入高精细度的《生产管理技术体系》竞赛时代。

  2019年出栏的“育肥牛”绝大多数都是2018年入栏的“犊牛与架子牛”而2020年入栏的“犊牛与架子牛”基本都要在2021年度出栏,2020年疯狂抢购式补栏的“犊牛与架子牛”都是超高倒挂价差的,近两年来“犊牛与架子牛”的累计涨幅高达55.95%,而“育肥牛出栏价格”的累计涨幅为24.65%;按照目前的“牛源经济学关系”计算“犊牛与架子牛”入栏的“平均倒挂价差”已经高达5000~6000元/头,处于历史最高倒挂状态。

  “犊牛与小体重架子牛的入栏价格”与“同期育肥牛出栏价格”相比,已经进入了2.0时代——也就是“犊牛与小体重架子牛”按照“重量单价计算”约为“同期育肥牛出栏价格”的2倍。

  如果2021年的“育肥牛出栏价格”回归至2019年的水平,而“2021年出栏的育肥牛”要比“2019年出栏的育肥牛”入栏价格高出近5000元/头,按照目前的草料成本计算,平均饲养成本也将上涨1000~1500元/头,综合生产成本“合计上涨幅度”高达6000~6500元/头,2021年度的中国育肥牛平均“斤牛生产成本”预计将比2019年度高出约10元/公斤,在这样的“牛源经济学关系”状况下,2021年度出栏的育肥牛盈利形势不容乐观,2021年的中国育肥牛“平均养殖利润”预计将下降至2019年与2020年“平均利润”的50%以下,并且“亏损的群体”预计将高达30%左右。

扑克王APP

×